菏泽网首页 | 今日齐鲁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房产 | 汽车 | 娱乐 | 健康 | 专题 | 图片 | 论坛 | 县区 | 菏泽日报 | 牡丹晚报

上饶治疗近视眼的手术会有后遗症吗,上饶治疗近视眼的方法,上饶治疗近视眼的手术

2017-11-19 10:41:53  来源: 中国菏泽网

 

原标题:击败老牌综艺“好声音”后 《中国有嘻哈》如何超越自己?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11日电(孙瑶 李晓萱) 双冠军这种事在“好声音”中没有出现过,在国内目前所有选秀类节目中都没有过。

宣布双冠军之后,两位Rapper“惊喜交加”

而它恰恰出现在一档网络综艺节目中,从选手谈理想谈家庭,到rapper们谈diss谈real,从导师谈梦想谈乐坛,到明星制作人谈freestyle谈flow, 变化的不仅仅是选秀节目本身,也包括时代的变迁和观众的喜好。

就在上周末中国有嘻哈收官之时,另一档国内最有影响力的选秀综艺《中国新歌声》(原中国好声音)第二季也已经进行大半,然而观众对于这两部几乎是同时“开唱”的大型音乐类选秀综艺的反响却大不相同。

从“好声音”到“嘻哈”的5年轮回

有网友说, 2017是中国嘻哈元年。

据爱奇艺官网数据,截至本文发稿时,《中国有嘻哈》12期节目累计播放量为26.8亿,豆瓣评分7.2。目前在新浪微博上,相关话题的讨论已达2619万条,阅读量超过67.5亿。光是吴亦凡一句“你有freestyle吗?”在百度上就有4900万的搜索次数,冠军之一PG One的同名话题在微博也有9.6亿的阅读量。

这一连串的骄人成绩不禁让人联想到在5年前,几乎同样的热闹场景,也出现在另一档音乐类选秀节目中。

2012年7月13日,《中国好声音》横空出世,一炮而红。

首期收视破1,第二期破2,第三期破3,收官时最高收视破6。到2013年《中国好声音2》的时候,开局收视破3,不管哪一天哪一个时段播放,都是全国收视冠军。开播20天广告费从每15秒15万,飙升到每15秒36万,冠名费达2亿元,网络独播权也卖出了1亿元的高价。当时的《中国好声音》被媒体评价为“对中国电视综艺具有开天辟地的划时代意义”,“母凭子贵”的浙江卫视从此也有了与湖南卫视抗衡的王牌筹码。

然而版权问题却让《好声音》片方头疼不已。在《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爆红之后,荷兰版权方欲上涨版权费,经过艰难谈判得以续约。但直到去年6月,在距离第五季开播不到一个月的时候,由于荷兰版权方临时将版权高价卖给唐德影视,无奈之下,浙江卫视只能匆匆将其改名为《中国新歌声》。

而如今,5年一个轮回,《中国新歌声》不得不面对国内综艺“综N代”的困局——不少观众开始指其“没有新鲜感”“审美疲劳”“好声音变好故事”。这时,《中国有嘻哈》的出现不禁让人眼前一亮。

有评论认为,如果说《超女》是音乐选秀的1.0版本,《好声音》是2.0版本,那么《中国有嘻哈》就是3.0版本。

从谈梦想到卖“real”的新套路

除了同是歌唱类选秀节目以及在都曾火爆全网之外,两档节目选手风格可谓大相径庭。

在“新歌声”(代指《中国新歌声》)的台前幕后,经常渲染的是选手的家庭、遭遇,以及在生活困顿中依然对音乐的热爱。“我这首歌是为我在天堂的爸爸写的,他生前就很喜欢听我唱歌”“家里人都不理解我觉得我应该去找份正经的工作可是我还是热爱音乐”“我长得很丑从小很自卑只有音乐给我自信”……选手们在演唱完毕后的几段煽情操作,赚足了电视机前观众的眼泪。

作为一档大型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选手的“梦想”本属于节目的亚看点,如今却成为必不可少的套路,被许多观众调侃是“中国好故事”。而连续6季的节目也让大家感觉有些“审美疲劳”,更有网友直言“周杰伦和陈奕迅都救不了"新歌声"。

而在《中国有嘻哈》中,观众很难了解到选手的家庭以及生活条件等情况,甚至连夺冠的GAI和PG One的真名都没多少人知道。从海选到总决赛,也从来没有类似自我介绍以及“谈梦想”的环节。

犹记得在海选第二轮“60秒”环节中,来自重庆的选手Bridge由于嫌候场时间太久,在上台后直接对制作人吴亦凡、潘玮柏、张震岳和热狗说“刚才让我等太久,而我现在只想把这里炸掉”,四位明星制作人听罢非但没有表示震惊反而频频点头最后给他全票通过,似乎在说“嗯,这就是rapper的real。”

还有让大家津津乐道的6进4环节中,PG One的一首《H.M.E》几乎diss遍了所有参赛选手,甚至连节目组也不放过。其中的歌词“为了复活JONY J你们到底准备了几个礼拜,真的是对他照顾还是给了你们多少好处”直指节目组有黑幕;“最讨厌表里不一的社会GAI,有意见当面吼”也直接引发了两边粉丝之间的骂战。“是没的可写了吗,这孩子(指PG One)也太狂妄了”GAI在听完其表演后也表示不满。而节目组却将这些原封不动地播出。

最受争议的环节当属半决赛的嘉宾帮唱。《中国有嘻哈》制片人陈伟曾表示,那期就是一个彻底的失控。无论是艾福杰尼不愿意跟信搭伴,还是PG ONE不愿意被改变规则而退赛,正常的节目来讲,这样一个失控,应该是导演喊停,然后去说服嘉宾,接受我们的规则,但我们不要,我们就要他真实的发生下去,然后我们会发现事情的发展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可怕。

“有嘻哈”节目总导演车澈

除了选手之外,明星制作人也各有各的风格,吴亦凡的“你有freestyle吗”,张震岳的“我觉得不行”,以及热狗的“我觉得还可以”,都成了网络上热门的热门流行语。节目总导演车澈的不苟言笑和“花臂”文身,也让网友感叹,做嘻哈的节目,连导演都这么嘻哈。据媒体报道,也就是在今天早晨(9月11日),车澈由于在节目中的突出贡献直接晋升为爱奇艺副总裁。

真是太“real”了。

对比观众的喜好,“讲故事”和“卖惨”这种戳人泪点的行为似乎已经不受用了,观众明显更喜欢真实、有什么说什么的选手“人设”。当然,这也不免被一些网友诟病为“新的套路”,但这“套路”观众受不受用,能不能让节目赚钱让选手成功“登上枝头”,还是得从选手的身价变化和节目本身的盈利情况来看。

从“现象级”到“中年危机”

《中国有嘻哈》可谓让爱奇艺 流量和利润双丰收。

上线4小时,播放量破亿,上线6期,播放量破十亿。据爱奇艺官网数据,截至本文发稿时,《中国有嘻哈》12期节目累计播放量为26.8亿,而9月9日的总决赛单集播放量就达到了2.4亿。话题#中国有嘻哈#在微博上带来了2600多万讨论量和67亿次的阅读量。

虽然总成本超过了2.5亿,但《中国有嘻哈》开场就拿到了农夫山泉1.2亿冠名费,麦当劳、小米、抖音、雪佛兰陆续加入,小米还豪掷三千万买下了总决赛的超级中插。据搜狐网,总决赛直播的三个小时共送出价值300万元的礼物,投票全都要收费,复活赛只有爱奇艺VIP才能观看。作为一个网络综艺节目, 《中国有嘻哈》的经济效益绝对可算是成功典范。

更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有嘻哈》的创意广告模式也获得了金主爸爸们的认可,关注度和销售转化颇令人满意。

据娱乐资本论,农夫山泉提供的数据显示,“在知名度上,《中国有嘻哈》给维他命水带来了2000%以上的提升,销量也有很大的提高。有了这个基础,后面工作会相对容易很多。”

不止农夫山泉,选吴亦凡做代言人,同时成为《中国有嘻哈》首席特约的麦当劳,在《中国有嘻哈》走红后连续加码的小米、抖音APP、雪佛兰等品牌,也针对《中国有嘻哈》的内容和选手分别进行了一系列营销活动,关注度颇高。

而几乎同期播出、同样曾创造“现象级”的《中国新歌声》第二季的表现如何呢?

在去年11月25日举行的浙江卫视招商会上,《中国新歌声》第二季的独家冠名被OPPO以5亿元的价格拿下,相比于第一季4亿元的冠名费,第二季的冠名费又涨了1亿元,与《奔跑吧兄弟》第四季的冠名费持平。

然而,《中国新歌声》第二季的收视率和播放量似乎并没有如冠名费一般水涨船高。据9月8日中国网报道,由爱奇艺全网独播的《中国新歌声》第二季网上播放量超过16.3亿。从CSM全国网来看,相对于《中国新歌声》第一季首播的3.843%,《新歌声2》首期2.604%的收视率下滑明显。

对此,有网友表示,《中国新歌声》正面临着尴尬的“中年危机”,甚至质疑其是否真的值5亿元的冠名费。

“好声音”的今天会不会是“有嘻哈”的明天?

6月18号,《中国有嘻哈》的选手Tizzy T发微博调侃刚好满10万粉丝的自己宛若“百万富翁”,不到三个月,Tizzy T的微博粉丝数量已飙升至218万,他甚至在一段视频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这是我第一次演出坐头等舱,太浮夸了”。

PG ONE也从参加节目前的3、4万粉丝疯涨至351万并频繁登陆热搜到“不好意思了”。随着节目的热播,选手们粉丝暴涨的同时,他们自带流行元素、话题、流量的特点,也使得广告商纷纷递来橄榄枝。

明星资本论

好莱坞漫威大片《蜘蛛侠》片商钦点PG ONE为电影量身打造主题曲《英雄归来》,并成为《蜘蛛侠》中国区嘻哈大使; GAI与Bridge为电影《心理罪》献唱;麦当劳集结TT、PG ONE、小白、VAVA等人气选手推出广告片《我们的嘻哈食光》;欧阳靖与TT为支付宝“无现金城市周”主题推广曲《无束缚》;TT演唱小米新款手机广告歌……

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曾透露:“《中国有嘻哈》的选手刚开始的出场费是1万,现在已经20万了”。嘻哈融合体创始人COME LEE也曾在微博撰文透露,个别说唱歌手的出场费,从半年前的3000元,变成现在的30万元。小青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提到,自己的出场费翻了100倍。

与《中国有嘻哈》流量新秀层出不穷、资本市场青睐有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新歌声》第二季陷入了“造星难”的尴尬。

微博知名音乐博主耳帝在节目开播之前就预料,这一季学员质量不会好,“节目办到第六年了,中国会唱歌的人才哪经得起这样挖?”在他看来,国外的情况也一样,《美国偶像》去年寿终正寝,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 挖不到好的素人了。

2012年夏天,浙江卫视引进《中国好声音》“盲选”的全新模式,将音乐类节目带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尝试中,在接下来的几年,吴莫愁、吉克隽逸、袁娅维、平安、金志文、梁博、张碧晨等多位素人学员以独特的声音陪伴大家度过了一个个炎热的夏日。到如今,这些素人学员已经成为华语乐坛不可小觑的新生力量。

据北京日报,《中国好声音》后三季走出的学员中,目前仍有广泛知名度的只有张碧晨一个。去年节目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后,“观众记不住学员”的尴尬更为明显:总冠军蒋敦豪直至夺冠还没被大众熟知,过去一年也没有什么令人瞩目的作品。

相比导师的光芒四射,第二季学员的质量乏善可陈。

如今,音乐类选秀节目越来越多,观众的要求越来越高,老节目长青不易,新节目成为现象级也越来越难。《中国有嘻哈》能不能延续第一季的热度?尤其嘻哈文化在中国更为小众,这一季过后,还会有那么多优秀的嘻哈选手补位吗,前辈《中国新歌声》遭遇的“造星难”尴尬如何才能避免呢?毕竟“好声音”之后,《中国有嘻哈》眼下的唯一目标恐怕就是超越自己了。(中新经纬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凡未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的网站,不得转载本网及菏泽日报、牡丹晚报所属各媒体电子及平面的稿件与图片,特此郑重声明。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本网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追究其相关责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上订报 | 网上投稿 | 不良信息举报 | 招聘版主
中共菏泽市委外宣办 菏泽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SEO技术服务QQ:451652942
Copyright© 2004-2015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 版权所有